导航菜单

在苏鲁豫皖交界处的乡村,很多人都从事过这个“副业”

  图文:愚伯的自留地

  我怀念那个叫“老家”的村庄,站在村口小渡桥上看复新河畔的夕阳,走在杂草丛生的沟沿上闻稻芽子的清香,夏日,会在家门口望着满池的荷叶荷花出神,这些我十三岁看到的景色历历如在眼前,仿佛我的十三岁就在昨天。

  在咱老家,搓绳子打过包的,看了这个画面,你肯定会百感交集……

  static.1sapp.comlwimg2019072092e51884801a06eba4be765d144f5c62.jpeg

  在苏鲁豫皖的水稻产区,手工“打包片”(包片用来覆盖砖坯之类的),是普通百姓家庭赚取零花钱的一种副业,但随着打工趋势的蔓延,从事这种副业的人,多为妇女和老人。

  把稻草一根根去皮,也是一件既脏又枯燥 还需要极大耐性的工作。

  static.1sapp.comlwimg201907206032f7cf4e746cbb5836a25d1df93109.jpeg

  即便是现在,苏鲁豫皖交界处的一些农人还在打稻草包。打草包需要的原料很廉价也很普遍,稻草。打草包有两个步骤,其一搓草绳,其二在包架子(木制机械)上打包。

  static.1sapp.comlwimg2019072064353d038d79388f177d24aacc8c2b13.jpeg

  先说打草包,这是大人干的活,因为打草包需要一定的力气和技术,这是小孩子所不具备的。大人坐在高高的板凳上,双脚交换着磕磕板,一只手用梭子送稻草,一只手窝边,因为草包讲究的是均匀平整光溜,而稻草是一头粗一头细的,所以送草窝边左右两边轮流来,否则就不平衡了。

  static.1sapp.comlwimg20190720318bf29ac6d9826d7f9a2644d80206cb.jpeg

  咔哒咔哒,一般一个大人一天可以打十几个草包,一个草包三毛钱,一天可以赚三块多钱。再说搓草绳,打草包需要草绳做经线,大人们不想窝工,这搓草绳的活自然派到了小孩子们的头上。

  static.1sapp.comlwimg2019072062515fea7e691243296b33948739c6a4.jpeg

  大人们将捋好的稻草码齐,放进水里浸没一下,根朝上控水片刻,再用棍子反正的捶打几次稻草根部,以使稻草根变得柔软一些,然后把稻草捆扎成若干小把,这就算给孩子们做好搓草绳的物资准备了。我是爱挑剔的小孩,爷爷是宠孩子的老头。我搓草绳的前提是稻草根柔软稻草杆笔挺,爷爷就仔仔细细的给我捋好,纹丝不乱。

  static.1sapp.comlwimg20190720d5c334ad36ad83ea2c5665c2149c2a42.jpeg

  小孩子都是贪玩的,我们利用自己的智慧把干活干成了娱乐项目。大家同时起个绳头儿,将绳头拴在一棵树身上,双腿交叉夹住草把,一边搓绳一边晃悠着挪着往前走,看谁走的快谁就赢了。

  我们不时的预留一根稻草头,搓一段时间,再把预留的那个稻草头搓进来,于是结成一个大圆圈,连续结几个圆圈,最后用力把所有的大圆圈拉开,就可以一下走出去好远,好玩极了。

  下雨天,不能出门,就相邀着去某一家一起搓绳,有时可以邀十几个人,挤一屋子,边搓绳边拉呱。在这里,我热爱八卦的心理能得到空前的满足,比我大的女孩子们知道村里太多的秘密。

  static.1sapp.comlwimg2019072059f4e373bfe5c67c6b8e3c8d11971c66.jpeg

  这些活计写起来诗情画意,也许是因为我当时年幼并没有人把我当成整劳力来用吧,所以并未真正体会到其中的辛苦。

  目前,老家很多年轻的农民已经放弃了土地出门务工,等到有一天,农民不用再象以前那样辛苦,而且能从土地里得到丰厚的回报,将不会有人再愿意背井离乡出门打工。安居,然后乐业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